第一章:开宗明义

【原文】曹大家闲居,诸女侍坐。大家曰:“昔者圣帝〔唐尧帝二女长曰娥皇,次曰女英,虞舜妃〕有孝道,降于妫汭〔水名,舜所居。南曰妫,北曰汭。〕卑让恭俭,思尽妇道,贤明多智,免人之难,汝闻之乎?”诸女退位而辞曰:“女子愚昧,未尝接大人余论,曷得以闻之?”大家曰:“夫学以聚之,问以辩之,多闻阙疑天下之事,惟欲多闻,而其疑者则阙之,可以为人之宗矣!〔宗,犹祖也。〕汝能听其言,行其事,吾为汝陈之。夫孝者,广天地,厚人伦,〔父子有亲,君臣有义,夫妇有别,长幼有序,朋友有信。此五者人之大伦也。〕动鬼神,感禽兽,〔飞曰禽,走曰兽。〕恭近于礼,三思后行,无施其劳,〔施,张大之意,劳谓有功。〕不伐其善,〔伐,恃功也。〕和柔贞顺,仁明孝慈,德行有成,可以无咎。〔咎,过也。〕《书》云:‘孝乎!惟孝友于兄弟。’〔《书·周书》君陈篇。〕此之谓也。”

【译文】曹大家(班昭)避人独居,诸女子陪坐在旁。曹大家说:“古时尧帝有两个女儿非常懂孝道(长女娥皇、次女女英...
查看详细

第二章:后妃

【原文】大家曰:“关雎〔《周南·国风》诗之首篇,宫人作此以诵文王之妃者。〕麟趾,后妃之德,忧在进贤,不淫其色,朝思夕念,至于忧勤。而德教加于百姓,刑于四海,〔刑,法也。〕蓋后妃之孝也。《诗》云:‘鼓钟于宫,声闻于外。’”

【译文】曹大家说:“《关雎》(赞诵文王妃太姒的贤德)、《麟趾》(赞美贵族子孙繁衍)都是在歌颂后妃的德行。后妃...
查看详细

第三章:夫人

【原文】居尊能约〔俭约也〕,守位无私,审其勤劳,明其视听。诗书之府可以习之,礼乐之道可以行之。故无贤而名昌,是谓积殃;德小而位大,是谓婴害。岂不诫欤!静专动直,不失其仪,然后能和其子孙,保其宗庙,蓋夫人之孝也。《易》曰:“闲邪存其诚,德博而化。”

【译文】处于尊贵的地位却能俭约,用无私来安守自己的地位,谨慎地对待自己的功劳,让所见所闻保持清明。诗书是道德教...
查看详细

第四章:邦君妻

【原文】非礼教之法服,不敢服;非诗书之法言,不敢道;〔道,言也。〕非信义之德行,不敢行。欲人不闻,勿若勿言;欲人不知,勿若勿为;欲人不传,勿若勿行。三者备矣,然后能守其祭祀,蓋邦君妻之孝也。《诗》云:“于以采蘩,于沼于沚。于以用之,公侯之事。”〔《诗·召南》采蘩篇〕

【译文】不是礼法规定的服饰,不敢穿;不合(《诗经》《尚书》中道理)的言语,不敢说;不是合乎信义的行为,不敢做。...
查看详细

第五章:庶人妻

【原文】为妇之道,分义之利,先人后己,以事舅姑,纺绩裳衣,社赋〔赋,与也,至若春日祭社之时,则各赋之以农桑之事。〕烝献〔冬祭曰烝,至若烝祭之时,又各献其谷粟多寡之功。〕,此庶人妻之孝也。《诗》云:“妇无公事,休其蚕织。”

【译文】做女人的道理,就在于分清道义与利益。要以先想别人后想自己的态度来侍奉公婆,要做好纺线织布缝衣的家事。春...
查看详细

第六章:事舅姑

【原文】女子之事舅姑也,敬与父同〔如事父〕,爱与母同。守之者义也,执之者礼也。鸡初鸣,咸盥漱衣服以朝焉。冬温夏凊,昏定晨省,敬以直内,义以方外,礼信立而后行。《诗》云:“女子有行,远父母兄弟。”〔《诗·卫风》竹竿之篇〕

【译文】女子奉事公婆,恭敬公公要像恭敬自己的父亲一样,爱戴婆婆就如爱戴自己的母亲一样。坚守这样的妇道就是义,能...
查看详细

第七章:三才

【原文】诸女曰:“甚哉!夫之大也。”大家曰:“夫者天也〔妇人之所天〕,可不务乎!古者女子,出嫁曰归〔《诗·桃夭》篇‘之子于归’〕,移天事夫,其义远矣。天之经也,地之义也,人之行也,天地之性,而人是则之。则天之明,因地之利,防闲执礼,可以成家。然后先之以泛爱,君子不忘其孝慈;陈之以德义,君子兴行;先之以敬让,君子不争;导之以礼乐,君子和睦;示之以好恶,君子知禁。《诗》云:‘既明且哲,以保其身。’”

【译文】诸位女子说:“丈夫是多么重要啊。”曹大家说:“丈夫是女人赖以生存的天,能不用心操持吗?古代的女...
查看详细

第八章:孝治

【原文】大家曰:“古者淑女之以孝治九族〔高祖,曾祖,祖,父,身,子,孙,曾孙,玄孙,为九族。〕也,不敢遗卑幼之妾,而况于娣侄乎?故得六亲之欢心,以事其舅姑。治家者,不敢侮于鸡犬,而况于小人乎?故得上下之欢心,以事其夫。理〔治也〕闺者,不敢失于左右,而况于君子乎?故得人之欢心,以事其亲。夫然,故生则亲安之,祭则鬼享之。是以九族和平,萋菲〔喻谗言〕不生,祸乱不作。故淑女之以孝治上下也如此。《诗》云:‘不愆不忘,率由旧章。’”〔《诗·大雅》假乐之篇〕

【译文】曹大家说:“古代的贤淑女子用孝道来管理九族关系(九族包括:高祖、曾祖,祖父,父亲,自身,儿子,孙子,...
查看详细

第九章:贤明

【原文】诸女曰:“敢问妇人之德,无以加于智乎?”大家曰:“人肖天地,负阴而抱阳,有聪明贤哲之性,习之无不利,而况于用心乎?昔楚庄王晏朝〔退朝而晚〕,樊女〔楚王夫人樊姬也〕进曰:‘何罢朝之晚也,得无倦乎?’王曰:‘今与贤者言乐,不觉日之晚也。’樊女曰:‘敢问贤者谁欤?’王曰:‘虞丘子〔楚相〕。’樊女掩口而笑。王怪〔惊异也〕问之。对曰:‘虞丘子贤则贤矣,然未忠也。妾幸得充后宫,尚汤沐〔如尚衣尚食之尚〕,执巾栉,备扫除〔自谦之称〕,十有一年矣。妾乃进九女,今贤于妾者二人,与妾同列者七人。妾知妨妾之爱,夺妾之宠,然不敢以私蔽公,欲王多见博闻也。今虞丘子居相十年,所荐者非其子孙,则宗族昆弟,未尝闻荐贤而退不肖,何谓贤哉?王以告之〔虞丘子,王以樊姬之言告之〕,虞丘子不知所为,〔谓所知其失,不知所为何如也。〕乃避舍〔出舍于外也〕露寝〔寝于外也〕,使人迎孙叔敖〔楚贤人〕而进之,遂立为相。夫以一言之智〔樊女激虞丘子进孙叔敖〕,诸侯不敢窥兵,终霸其国,樊女之力也。《诗》云:‘得人者昌,失人者亡。’又曰:‘辞之辑矣,人之洽矣。’”

【译文】诸位女子说:“冒昧地问一下,妇女的德行,不能再加上智慧吗?”曹大家说:“人仿效天地,具有阴阳两...
查看详细

第十章:纪德行

【原文】大家曰:“女子之事夫也,纚笄〔谓束发加簪〕而朝,则有君臣之严;沃盥〔浇水洗手〕馈食〔献熟食〕,则有父子之敬;报反〔受恩思报〕而行,则有兄弟之道;受期〔接受委托〕必诚,则有朋友之信;言行无玷,则有理家之度。五者备矣,然后能事夫。居上不骄,为下不乱,在丑不争。居上而骄则殆,为下而乱则辱,在丑而争则乖。三者不除,虽和如琴瑟,犹为不妇也。”

【译文】曹大家说:“女子侍奉丈夫,束发加簪后拜见丈夫,就有如君臣相见的庄严感;浇水洗手后献上食物,就有如父子...
查看详细

第十章(版本二):纪德行

【原文】大家曰:“孝子之事亲也,居常则和色柔声,必致其亲爱;奉养则竭力营办,务得其欢心;疾病则供具汤药,及其忧早;丧葬则擗踊哭泣,致〔尽其极也〕其哀痛;祭祀则以时思荐,尽其诚敬。五者备矣,然后能事亲。事亲者,居上勿傲,为下勿悖,在丑勿争。居上而傲,则德不崇;居下而悖,则殃必及身;在丑而争,则声名乖戾。三者不除,虽日用三牲〔牛羊豕曰三牲)之养,犹为不孝也。”

【译文】曹大家说:“孝子侍奉双亲,平日里和颜悦色,柔声细语,一定时时表达亲近喜爱;奉养老人就尽心尽力,一定要...
查看详细

第十一章:五刑

【原文】大家曰:“五刑之属三千,而罪莫大于妒忌,故七出之状标其首焉。贞顺正直,和柔无妒,理于幽闺,不通于外,目不狥色,耳不留声,耳目之欲,不越其事,蓋圣人之教也,汝其行之。《诗》云:‘令仪令色,小心翼翼。古训是式,威仪是力。’〔《诗·大雅》烝民篇。〕”

【译文】曹大家说:“古代的刑法有五大类,归属的犯罪条目有三千种之多。其中没有比妒忌更大的罪行。所以休妻的&ld...
查看详细

第十一章(版本二):四德

【原文】大家曰:“女有四德之誉〔声闻也〕。四德者,一曰妇德,二曰妇容,三曰妇言,四曰妇工也。妇德者,不必才明绝异。妇容者,不必颜色美丽。妇言者,不必辩口利辞。妇工者,不必技巧智能〔技艺之巧过人也〕。其妇德者,清贞廉节,守分整齐,行己有耻,动静有法,此为妇德也。妇言者,择辞而说〔非礼勿言也〕,时然后言,此为妇言也。妇容者,洗浣尘垢,衣服鲜洁,沐〔浣头也〕浴〔洗身也〕及时,一身无秽,此为妇容也。妇工者,专勤纺绩,不务口腹,供其甘旨,以奉宾客,此为妇工也。

【译文】曹大家说:“女子有四德的美誉。四德包括:一妇德,二妇容,三妇言,四妇工。妇德,不必才华出众聪明绝顶。...
查看详细

第十二章:广要道

【原文】大家曰:“女子之事舅姑也,竭力而尽礼,奉娣姒也,倾心而罄义。抚诸孤以仁,佐君子以智,与娣姒之言信,对宾侣之容敬,临财廉,取与让,不为苟得。动必有方,贞顺勤劳,勉其荒怠。然后慎言语,省嗜欲。出门必掩蔽其面,夜行以烛,无烛则止。送兄弟不踰于阈。此妇人之要道,汝其念之。”

【译文】曹大家说:“女子侍奉公婆,要竭尽全力并恪守礼节,侍奉妯娌(兄弟的妻子),要诚心诚意并竭尽道义。用仁爱...
查看详细

第十二章(版本二):广要道

【原文】诸女曰:“欲人之孝悌忠敬,而上下治安,化行闺阃,将何德以施之?”大家曰:“欲人之孝,教以亲爱。欲人之悌,教以礼顺。欲人之忠,施之以德。欲人之敬,先之以庄。欲上下治安而化行闺阃,必乐以和之,礼以一之。此数者,敬而已矣。故敬其父则子悦,敬其兄则弟悦,敬其长则幼悦,敬一人而千万人悦。所敬者寡而悦者众,此之谓要道也。”

【译文】诸位女子问:“想要让人力行孝悌忠信,让全家上下和乐安宁,施行德育于闺门之中,该用什么德行来教化呢?...
查看详细

第十三章:广守信

【原文】立天之道,曰阴与阳;立地之道,曰柔与刚。阴阳刚柔,天地之始;男女夫妇,人伦之始。故乾坤交泰,谁能间之。妇地夫天,废一不可。然则丈夫百行,妇人一志。男有重婚之义,女无再醮之文。是以芣苡兴歌,蔡人作诫。匪石为叹,卫主知惭。昔楚昭王出游,留姜氏于渐台,江水暴至,王约迎夫人必以符合,使者仓卒,遂不请行。姜氏曰:“妾闻贞女义不犯约,勇士不畏其死。妾知不去必死,然无符,不敢犯约。虽行之必生,无信而生,不如守义而死。”会使者还取符,则水高台没矣!其守信也如此,汝其勉之。《易》曰:“鸣鹤在阴,其子和之。”

【译文】构成天的因素,是阴和阳;构成地的因素,是柔与刚。阴阳刚柔,是天地的本源,男女夫妇,是人伦的根本,所以天...
查看详细

第十三章(版本二):节行

【原文】大家曰:“女子之所重者身也。身也者,百行之源也。善修身者,正其意,慎其虑。常德固持,一丝不累,立心正静,丝毫不差。不以存亡易心,不以盛衰改节。故柏舟之诗,〔卫共伯蚤死,其妻共姜守义。父母欲夺而嫁之,共姜作柏舟之诗,以死自誓。〕节行千古。断鼻之誓,〔曹文叔妻,夏侯令女,文叔蚤死,父母欲嫁之。令女窃入寝室,以刀断鼻,誓不再嫁。〕令名无穷。《诗》云:‘上帝临女,无贰尔心。’有节行也夫!又曰:‘乐只君子,邦家之光。’有令名也夫!”

【译文】曹大家说:“女子所看重的,是身体。身体是各种品行的源头。善于修身的人,修正自己的念头,谨慎对待自己的...
查看详细

第十四章:广扬名

【原文】大家曰:“女子之事父母也孝,故忠可移于舅姑;事姊妹也义,故顺可移于娣姒;居家理也和,故理可闻于六亲。是以行成于内,而名立于后世矣。”

【译文】曹大家说:“女子侍奉自己的父母极尽孝道,这样的忠心才可以推移到公婆;侍奉姊妹有情义,这样的恭顺才可以...
查看详细

第十五章:谏诤

【原文】诸女曰:“若夫廉贞、孝义、事姑、敬夫,扬名,则闻命矣。敢问妇从夫之令,可谓贤乎?”大家曰:“是何言与!是何言与!昔者周宣王〔名静,厉王之子〕晚朝,姜后〔宣王后〕脱簪珥〔耳冠之饰〕待罪〔谓待王加之罪,姜后本无罪而云云者,欲以谏王之故也〕于永巷〔宫中狱名,后改为掖庭巷〕,宣王为之夙兴。汉成帝〔名骜,元帝太子〕命班婕妤〔女官,班姬,左曹越骑班况之女〕同辇,婕妤辞曰:‘妾闻三代〔夏商周〕明王皆有贤臣在侧,不闻与嬖女同乘。’成帝为之改容。楚庄王耽〔酷奢也〕于游畋〔猎也〕,樊女乃不食野味,庄王感焉,为之罢猎。由是观之,天子有诤臣,虽无道,不失其天下;诸侯有诤臣,虽无道,不失其国;大夫有诤臣,虽无道,不失其家;士有诤友,则不离于令名;父有诤子,则身不陷于不义;夫有诤妻,则身不入于非道。是以卫女矫齐桓公不听淫乐,齐姜遣晋文公而成霸业。故夫非道则谏之,从夫之令,又焉得为贤乎!《诗》云:‘猷之未远,是用大谏。’”

【译文】诸位女子问:“关于清廉贞顺、忠孝节义、侍奉公婆、礼敬丈夫、扬名后世的道理,我们已经听到您的教导了。请...
查看详细

第十六章:胎教

【原文】大家曰:“人受五常之理,生而有性习也,感善则善,感恶则恶,虽在胎养,岂无教乎?古者妇人妊子也,寝不侧,坐不边,立不跛;不食邪味,不履左道,割不正不食,席不正不坐,目不视恶色,耳不听靡声〔靡之乐,淫乐也〕,口不出傲言,手不执邪器;夜则诵经书,朝则讲礼乐。其生子也,形容端正,才德过人,其胎教如此。”

【译文】曹大家说:“人们接受仁义礼智信的五常教育,生来就有习性,受善影响就善,受恶影响就恶。虽然是母腹中的胎...
查看详细

第十七章:母仪

【原文】大家曰:“夫为人母者,明其礼也。和之以恩爱,示之以严毅,动而合礼,言必有经。男子六岁教之数与方名,七岁男女不同席、不共食,八岁习之以小学,十岁从以师焉。出必告,反必面,所游必有常,所习必有业。居不主奥,〔室西南北隅,为尊处也。)坐不中席,行不中道,立不中门。不登高,不临深,不苟訾,不苟笑,不有私财。立必正方,耳不倾听,使男女有别,远嫌避疑,不同巾栉。女子七岁教之以四德,其母仪之道如此。皇甫士安叔母有言,曰:‘孟母〔邹孟轲之母也〕三徙,〔三迁也,详见《列女传》中。〕以教成人,买肉以教存信,居不卜邻,令汝鲁钝之甚。’《诗》云:‘教诲尔子,式榖似之。’”

【译文】曹大家说:“为人母,要了解礼仪。以恩情慈爱与儿女和睦相处,同时显示严厉刚毅的一面。一举一动要合礼仪,...
查看详细

第十八章:举恶

【原文】诸女曰:“妇道之善,敬闻命矣。小子不敏,愿终身以行之。敢问古者亦有不令之妇乎?”大家曰:“夏之兴也以涂山,其灭也以妹喜;妹喜所言,桀皆听从,卒以亡国。殷之兴也以有莘氏〔汤之妃〕,其灭也以妲己;〔纣嬖妲己,为酒池、肉林、炮烙,武王克之。〕周之兴也以太任,〔王季妃,文王母。〕其灭也以褒姒。〔周幽王宠于褒姒,黜申后,废太子。褒姒不笑,王尝悦之万端,终不得一笑。戏举烽火,诸侯至,至而无故,褒姒笑。后大戎攻王,王举烽火,而诸侯不至,大戎杀王而虏褒姒。〕此三代之王,皆以妇人失天下,身死国亡,而况于诸侯乎!况于卿大夫乎!况于庶人乎!故申生之亡,祸由骊女。愍怀之废,釁起南风。由是观之,妇人起家者有之,祸于家者亦有之。至于陈御叔之妻夏氏,杀三夫,戮一子,弒一君,走两卿,丧一国,蓋恶之极也。夫以一女子之身,破六家之产,吁,可畏哉!若行善道,则不及于此矣。”

【译文】诸位女子说:“妇道的善行善事,我们敬听了您的教导。晚辈不才,愿终身奉行您的教诲。请问古代也有不遵从妇...
查看详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