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:谏诤

【原文】
 
诸女曰:“若夫(1)廉贞、孝义、事姑、敬夫,扬名,则闻命(2)矣。敢问妇从夫之令,可谓贤乎?”大家曰:“是何言与(3)!是何言与!昔者周宣王〔名静,厉王之子〕晚朝,姜后〔宣王后〕脱簪珥〔耳冠之饰〕待罪〔谓待王加之罪,姜后本无罪而云云者,欲以谏王之故也〕于永巷〔宫中狱名,后改为掖庭巷〕,宣王为之夙兴(4)(5)。汉成帝〔名骜,元帝太子〕命班婕妤(6)〔女官,班姬,左曹越骑班况之女〕同辇(7),婕妤辞曰:‘妾闻三代〔夏商周〕明王皆有贤臣在侧,不闻与嬖女(8)同乘。’成帝为之改容。楚庄王耽〔酷奢也〕于游畋〔猎也〕,樊女乃不食野味,庄王感焉,为之罢猎。由是观之,天子有诤臣(9),虽无道,不失其天下;诸侯有诤臣,虽无道,不失其国;大夫有诤臣,虽无道,不失其家;士有诤友,则不离于令名;父有诤子,则身不陷于不义;夫有诤妻,则身不入于非道。是以卫女矫(10)齐桓公不听淫乐,齐姜遣晋文公而成霸业。故夫非道则谏之,从夫之令,又焉得为贤乎!《诗》云:‘猷之未远,是用大谏(11)。’”

【解读】
 
此章讲述真正贤良的妻子,是看到丈夫有过失时,直言规谏,以成就丈夫的德行和事业。
 
【注释】
 
(1)若夫:至于。用于句首或段落的开始,表示另提一事。
(2)闻命:接受命令或教导。
(3)是何言与:是:指示代词。何言与:什么话,表示否定语气。
(4)簪〔zān〕珥〔ěr〕:发簪和耳饰。古代多为高贵妇女的首饰。
(5)夙〔sù〕兴:早起。
(6)婕〔jié〕妤〔yú〕:宫中女官名。汉武帝时始置,位视上卿,秩比列侯。自魏晋至明多沿设。
(7)同辇:指与天子同车。辇,天子之车。
(8)嬖〔bì〕女:受宠爱的姬妾。
(9)诤臣:谏诤之臣。引申指能指正先辈缺失的后辈。
(10)矫:匡正;纠正。
(11)猷之未远,是用大谏:出自《诗经·大雅·板》。猷:谋划。大谏:竭力规劝。
 
【翻译】
 
诸位女子问:“关于清廉贞顺、忠孝节义、侍奉公婆、礼敬丈夫、扬名后世的道理,我们已经听到您的教导了。请问妇女只要听从丈夫的命令,就算贤良了吗?”曹大家说:“这是什么话!这是什么话!从前周宣王未按时上朝听政,姜后脱下首饰,到永巷狱中等待大王降罪,周宣王因此而早起上朝。汉成帝命令班婕妤与他同车而行,班婕妤推辞说:‘我听说夏、商、周三代明王都有贤臣在旁,没听说和宠爱的姬妾同车的。’汉成帝为此深受感动。楚庄王过分沉湎于巡游打猎,樊姬于是不吃野味,楚庄王受到感化,因此停止打猎。从这些事上看,天子有直言谏诤的臣子,即使天子无道,还不至于失去天下;诸侯有直言谏诤的臣子,即使诸侯无道,还不至于失掉他的诸侯国;卿大夫有直言谏诤的臣子,即使自己无道,还不至于失掉家;士人有直言谏诤的朋友,就不会失掉美好的名声;父亲有直言谏诤的儿子,就不会陷自己于不义;丈夫有直言谏诤的妻子,就不会做出不合道义的事。所以齐桓公夫人卫姬提醒齐桓公,使他不听淫乱的音乐;齐姜把晋文公灌醉送走,才成就他的霸业。所以丈夫不合道义就应该劝谏指正他,盲目顺从丈夫的要求,又怎么能算贤良呢!《诗经》上说:‘我王执政没远见,所以作诗来劝谏。’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