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:贤明

【原文】
 
诸女曰:“敢问妇人之德,无以加(1)于智乎?”大家曰:“人肖(2)天地,负阴而抱阳(3),有聪明贤哲之性,习之无不利,而况于用心乎?昔楚庄王晏朝〔退朝而晚〕,樊女〔楚王夫人樊姬也〕进曰:‘何罢朝之晚也,得无(4)倦乎?’王曰:‘今与贤者言乐,不觉日之晚也。’樊女曰:‘敢问贤者谁欤?’王曰:‘虞丘子〔楚相〕。’樊女掩口而笑。王怪〔惊异也〕问之。对曰:‘虞丘子贤则贤矣,然未忠也。妾幸得充后宫,尚汤沐(5)〔如尚衣尚食之尚〕,执巾栉,备扫除〔自谦之称〕,十有一年矣。妾乃进九女,今贤于妾者二人,与妾同列(6)者七人。妾知妨妾之爱,夺妾之宠,然不敢以私蔽公,欲王多见博闻也。今虞丘子居相十年,所荐者非其子孙,则宗族昆弟(7),未尝闻荐贤而退不肖,何谓贤哉?王以告之〔虞丘子,王以樊姬之言告之〕,虞丘子不知所为,〔谓所知其失,不知所为何如也。〕乃避舍〔出舍于外也〕露寝〔寝于外也〕,使人迎孙叔敖〔楚贤人〕而进之,遂立为相。夫以一言之智〔樊女激虞丘子进孙叔敖〕,诸侯不敢窥兵(8)(9),终霸其国,樊女之力也。《诗》云:‘得人者昌,失人者亡。’又曰:‘辞之辑矣(10),人之洽矣。’”

【解读】
 
此章举了楚庄王妃樊妃进贤的故事,樊妃以宽广的胸怀和善巧智慧的语言,帮助楚庄王称霸诸侯。讲述女子可以同时具备贤能和智慧。
 
【注释】
 
(1)无以加:不能再增加;比不上。
(2)肖〔xiào〕:仿效。
(3)负阴而抱阳:万物背阴而向阳,指万物内涵着阴阳两种相反而又相成之气。《老子》:“万物负阴而抱阳,冲气以为和。”
(4)得无:能不,岂不,莫非。
(5)尚:指主管、执掌帝王私人事务。汤沐:沐浴。
(6)同列:同一班列;同等地位。亦指地位相同者。
(7)昆弟:兄弟。
(8)不知所为:不知道该怎么办,犹言无计可施。
(9)窥兵:观兵,炫耀武力。
(10)辞:政教。辑:和悦,和睦。
 
【翻译】
 
诸位女子说:“冒昧地问一下,妇女的德行,不能再加上智慧吗?”曹大家说:“人仿效天地,具有阴阳两种相反而又相成的气质,女子也有聪明贤能智慧的本性,若把它用在生活实践中都能行得通,更何况用心去做呢?从前,有一次楚庄王退朝晚了,夫人樊姬进言说:‘为什么退朝晚了呢?您不疲倦吗?’王回答说:‘今天和贤明的人聊得高兴,不知不觉就晚了。’樊姬说:‘请问那位贤者是谁呢?’王说:‘虞丘子(时任宰相)。’樊姬捂着嘴笑起来,楚庄王好奇地问她为什么笑,她回答说:‘虞丘子有才能是有才能,但不够忠诚,我有幸召入后宫,侍奉大王沐浴盥洗,成为您的姬妾,已经有十一年了。我就举荐了九位女子给您,现在比我贤能的有二人,和我同等的有七人。我知道她们会阻碍您对我的爱,会夺去您对我的恩宠,但我不敢以自己的私心障碍公事,想让更多贤德女子来照顾大王啊。现在虞丘子做宰相已经十年,他所举荐的人不是他的子孙,就是宗族兄弟,没听说过他举荐贤才而辞退不贤的人。贤能的臣子会是这样的吗?’楚庄王把樊姬的话告诉了虞丘子,虞丘子知道自己有过失吓得不知如何是好,就退避出门在外露宿,直到派人把贤能的孙叔敖迎请来,并举荐给楚庄王,楚庄王就封孙叔敖为宰相。樊姬用一句话的智慧激将虞丘子进荐孙叔敖,使诸侯国不敢对楚国虎视眈眈,楚庄王最终称霸,这是樊姬的功劳啊。《诗经》上说:‘得人心者昌盛,失人心者灭亡。’又说:‘政令协调,民心和睦。’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