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:三才

【原文】
 
诸女曰:“甚(1)哉!夫之大也。”大家曰:“夫者天也〔妇人之所天〕,可不务(2)乎!古者女子,出嫁曰归〔《诗·桃夭》篇‘之子于归’〕,移天事夫,其义远矣。天之经(3)也,地之义也,人之行也,天地之性,而人是则(4)之。则天之明,因地之利,防闲执礼(5),可以成家。然后先(6)之以泛爱,君子不忘其孝慈;陈(7)之以德义,君子兴行(8);先之以敬让,君子不争;导之以礼乐,君子和睦;示之以好恶,君子知禁(9)。《诗》云:‘既明且哲,以保其身(10)。’”

【解读】
 
此章以代表“天、地、人”的三才为名,讲述为妻应效法天地运行规律,以夫为遵从的天,并通过敬爱、德义、谦让、礼乐帮助丈夫成就德行。
 
【注释】
 
(1)甚:很,非常。
(2)务:从事,致力。
(3)经:常规,原则,永恒不变的道理和规律。
(4)则:效法,作为准则。
(5)闲:防止,限制。执礼:守礼,彬彬有礼。
(6)先:率先实行,带头去做。
(7)陈:广布,陈说。
(8)兴:倡导。行:实行。
(9)禁:禁止,不许做的事情。
(10)既明且哲,以保其身:既能明晓善恶,又能辨知是非,这样就能保全自身的品德不受污染。出自《诗经·大雅·烝民》。
 
【翻译】
 
诸位女子说:“丈夫是多么重要啊。”曹大家说:“丈夫是女人赖以生存的天,能不用心操持吗?古代的女子,出嫁叫找到了最终归宿,嫁到夫家时,把自己遵从的天从父亲变成了夫君,这个意义很深远。犹如天道运行恒常不变,如大地滋养万物,这是人最根本的德行,天地不变的规则,是人所要效法的。效法天的恒常光明,依照大地的利益万物,去除邪念遵循礼法,就可以建立好家庭了。然后,妻子率先敬事爱人,丈夫就不会忘记他的孝敬慈爱;向他说明道德仁义,丈夫就会乐意去做;妻子率先谦恭礼让,丈夫就不会相互争斗;用礼乐来引导他,丈夫就会与人和睦相处;表现自己的爱憎好恶,丈夫就明白禁忌的事。《诗经》上说:‘既能明晓善恶,又能辨明是非,这样就能保全自身的品德不受污染。’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