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:举恶

【原文】
 
诸女曰:“妇道之善,敬闻命矣。小子不敏(1),愿终身以行之。敢问古者亦有不令(2)之妇乎?”大家曰:“夏之兴也以涂山,其灭也以妹喜;妹喜所言,桀皆听从,卒以亡国。殷之兴也以有莘氏〔汤之妃〕,其灭也以妲己;〔纣嬖妲己,为酒池、肉林、炮烙,武王克之。〕周之兴也以太任,〔王季妃,文王母。〕其灭也以褒姒。〔周幽王宠于褒姒,黜申后,废太子。褒姒不笑,王尝悦之万端,终不得一笑。戏举烽火,诸侯至,至而无故,褒姒笑。后大戎攻王,王举烽火,而诸侯不至,大戎杀王而虏褒姒。〕此三代之王,皆以妇人失天下,身死国亡,而况于诸侯乎!况于卿大夫乎!况于庶人乎!故申生(3)之亡,祸由骊女(4)。愍怀之废(5),釁起南风(6)。由是观之,妇人起家者有之,祸于家者亦有之。至于陈御叔之妻夏氏(7),杀三夫,戮一子,弒一君,走(8)两卿,丧一国,蓋恶之极也。夫以一女子之身,破六家之产,吁,可畏哉!若行善道,则不及于此矣。”
 
【解读】
 
此章讲述历史上不善女子祸国殃民的事例,夏商周三代都是因妖女而灭亡。还举了骊女、南风、夏氏的反面事例作为告诫。
 
【注释】
 
(1)小子:学生,晚辈。不敏:谦词,不才。
(2)不令:不善,不肖。
(3)申生:春秋时代晋献公之嫡长子,夫人齐姜所生,本是晋国太子。后被骊姬陷害,不愿作乱,自杀而死。
(4)骊女:史称骊姬,本是骊戎首领的女儿,被晋献公虏入晋国成为献公的妃子,她使计离间了献公与申生、重耳、夷吾父子兄弟之间的感情,并设计杀死了太子申生。
(5)愍怀:太子司马遹〔yù〕,字熙祖,西晋武帝司马炎之孙,晋惠帝司马衷之子。皇后贾南风以其非己出,乃设计谋害,诬愍怀太子谋反,并将他杀害。
(6)釁〔xìn〕:祸患,祸乱。南风:贾南风,西晋时期晋惠帝司马衷的皇后,貌丑而性妒。
(7)陈御叔之妻夏氏:史称夏姬,嫁给陈国的夏御叔为妻,貌美非常,但妖淫成性与多位诸侯、大夫通奸,引出一连串的历史事件,号称“杀三夫一君一子,亡一国两卿”。
(8)走:驱逐,使溃逃。
 
【翻译】
 
诸位女子说:“妇道的善行善事,我们敬听了您的教导。晚辈不才,愿终身奉行您的教诲。请问古代也有不遵从妇道的女子吗?”曹大家说:“夏朝的兴盛是因为涂山氏(夏禹妻),它的灭亡是因为妹喜(夏桀对妹喜言听计从,最后亡国)。殷商的兴盛是因为有莘氏(商汤的王妃),它的灭亡是因为妲己(商纣王宠妾妲己,爱好酒池肉林,兴炮烙刑罚,后来周武王灭了商纣)。周朝的兴盛是因为太任(周文王的母亲),它的灭亡是因为褒姒(周幽王宠妾,曾为博她一笑而烽火戏诸侯,周幽王最终被犬戎军队所杀)。这三代君王,都是因为女人而失去天下,身死国亡,更何况诸侯呢?更何况卿大夫呢?更何况普通百姓呢?所以申生之死,是骊姬引发的灾祸。愍怀太子被废黜,祸乱起自皇后贾南风。由此可见,妇人之中有兴家立业的人,也有祸国败家的人。至于陈国夏御叔的妻子夏姬,杀了三个丈夫、一个儿子、一个君主,驱逐了两个卿大夫,毁灭了一个国家,罪大恶极啊。这是以一个女子之身,破坏了六家的产业,唉,多可怕啊!如果能多做善事,就不至于如此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