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:广守信

【原文】
 
立天之道,曰阴与阳;立地之道,曰柔与刚。阴阳刚柔,天地之始(1);男女夫妇,人伦之始。故乾坤交泰(2),谁能间之。妇地夫天,废一不可。然则丈夫百行,妇人一志。男有重婚之义,女无再醮(3)之文。是以芣苡(4)兴歌,蔡人作诫(5)。匪石(6)为叹,卫主知惭(7)。昔楚昭王出游,留姜氏于渐台,江水暴至,王约迎夫人必以符合,使者仓卒,遂不请行。姜氏曰:“妾闻贞女义不犯约,勇士不畏其死。妾知不去必死,然无符,不敢犯约。虽行之必生,无信而生,不如守义而死。”会使者还取符,则水高台没矣!其守信也如此,汝其勉之。《易》曰:“鸣鹤在阴,其子和之。”

【解读】
 
此章讲妇德的一志和守信,男子可以再娶,女子要从一而终。并以“贞姜待符”的故事勉励女子如何守信。
 
【注释】
 
(1)始:根本,本源。
(2)交泰:指天地之气和祥,万物通泰。出自《易·泰》:“天地交,泰。”
(3)醮〔jiào〕:古代行婚礼时,父母给子女酌酒的仪式称“醮”。因称男子再娶或女子再嫁为“再醮”。
(4)芣苡(fú yǐ):即车前草,《芣苡》是《诗经·国风·周南》中一篇,当时人们采车前草时所唱的歌谣。表达了“生虽是艰难的事情,却总有许多快乐在这艰难之中”。
(5)蔡人作诫:出自《列女传·贞顺》中的故事,蔡人之妻,宋人之女嫁于蔡,而其夫有恶疾,其母欲改嫁之。该女认为嫁人之道,一旦结婚,则终身不改。今夫不幸染上恶疾,正应细心照料,以情相慰,怎么可以弃之而再嫁呢?终不听其母,乃作芣苡之诗。
(6)匪石:非石,不象石头那样可以转动。形容坚定不移。出自《诗经·邶风·柏舟》:“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。”
(7)卫主知惭:周时卫世子共伯之妻共姜,因共伯早死,父母
(公婆)让她再嫁,她发誓不嫁,因此作了《柏舟》以明志。
 
【翻译】
 
构成天的因素,是阴和阳;构成地的因素,是柔与刚。阴阳刚柔,是天地的本源,男女夫妇,是人伦的根本,所以天地之气祥和,万物通泰,夫妻和睦相处,上下同心,谁能离间他们呢?妇为地,夫为天,缺一不可。然而男子要有多种品行,女子要一心一意。男子有再婚的道理,女子没有再嫁的礼节,所以《诗经》中的《芣苡》,是蔡人之妻以贞顺守一告诫后人,共姜以坚定不再嫁的决心,令卫共伯父母感到惭愧。还有一个“贞姜待符”的故事,楚昭王出游,把姜氏留在渐台。江水暴涨,楚昭王曾与她相约,派人来接她时一定要拿符作凭证,使者仓促间忘了带符,姜氏便不跟他走。姜氏说:“我听说坚贞的女子要守信义,不违反约定,勇敢的兵士将生死置之度外。我知道不跟你走一定会死,然而没有大王的信符,我不敢违反约定。虽然跟你走一定会活下来,但没有信义的活着,不如坚守信义的死去。”来接她的使者取符返回时,大水把高台淹没了。姜氏守信到如此地步,你们要以她来勉励自己,《周易》上说:“雌鹤在北山鸣叫,小鹤就同声附和。”